“可以喝的氧”再引争议:原生产公司欠款逾千万新公司卷土重来

发布时间:2022-09-28 08:52:00 来源:华体会手机版app 作者:华体会官网首页 分享到: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西安某团队研发出了“可以喝的氧”,喝一次能够辅助供氧40分钟。经多家媒体转载后,“喝氧”的概念再一次进入公众视野。

  空军军医大学(第四军医大学)口腔医院麻醉科教授徐礼鲜是这一研发团队的核心人物。然而,每日人物发现他和这款“可以喝的氧”都不是首次成为新闻报道的主角,这项技术也并非近期才出现。

  相关报道显示,这项科技成果的全称为“特殊环境缺氧防治新技术及应用”,曾获得2008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在获奖后的十年里,该成果走上了一条面向大众的产业化发展道路。徐礼鲜团队与企业达成合作,在市场上推出高氧饮品,“喝氧”概念也从医疗领域延伸至大众视野。以“喝氧”为中心,衍生出了“高氧液”、“高氧水”、“富氧水”等多种饮用水产品。

  然而,这条产业化道路走得并不通畅。而且近年来,高氧水的价格乱象引发关注。一些海拔较高的景区成为了这类饮用水的热销地。去年8月,有网友曝光青海某景区的一款高氧水售价高达150元/瓶。

  伴随这类饮用水的,是社会对高氧水(富氧水)是否有益的不断争论。一方面是生产者和部分媒体对“喝氧”的争相报道,另一方面是专家和民众的屡屡质疑。

  这些眼花缭乱的饮用水背后究竟是一次成功的科研成果转化,还是一次又一次的科学包装?

  “徐礼鲜,男,江苏涟水人,党员。1955年生,1983年毕业于第四军医大学,现任空军军医大学第三附属医院麻醉科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从事临床医学工作44年……目前主要从事理和高氧液对缺氧性疾病治疗的机理与应用研究,开创了静脉及口服辅助供养新途径……”这是第四军医大学官网上对徐礼鲜的部分简介。

  2009年底,该校官网转载了一篇科技日报对徐礼鲜的专访文章。文章详细还原了徐礼鲜及其团队进行“特殊环境缺氧防治新技术及应用”的研究过程,并在标题中将这条走了十年的科研道路总结为“‘异想天开’之路”。

  文章介绍,徐礼鲜主持的这一项目的研究成果包括两种新型的供养方式,一是“静脉输氧”,二是“喝氧”,并称其改变了170多年来呼吸道供养的历史。

  该文提及,这一科研项目最开始是源自徐礼鲜在从事麻醉工作时发现的问题,他一直在研究除肺气体交换外的输氧方式。

  1998年,在研究“静脉输氧”时,徐礼鲜带领课题组研制出一台名为“高氧医用液体治疗仪”用以生产注入氧气的液体。他将这种液体命名为“高氧液”。这一液体的发明为“喝氧”技术的出现埋下了伏笔。

  《中国经济周刊》2014年发表的一篇文章详细描写了徐礼鲜萌生“喝氧”想法的经过。

  2002年,徐礼鲜在青藏铁路沿线米的五道梁时,徐礼鲜发觉口渴和缺氧,于是他将一瓶250ml的高氧液喝了下去。5分钟后,血氧饱和度由78%上升至84%,并且维持了45到50分钟,缓解了缺氧症状。

  经过一番研究,徐礼鲜对这一现象的解释是高浓度的溶解氧可以快速透过胃肠道黏膜弥散到血液中,从而提高了血氧分压和血氧饱和度。

  2002年8月,徐礼鲜申请了一项名为“一种含有高氧的保健饮料”的专利。次年,该项专利实质审查生效。

  2009年初,徐礼鲜迎来了人生的高光时刻。上文提及的科技日报的专访报道称,由他主持完成的“特殊环境缺氧防治新技术及应用”在2008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获得了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

  他还在全军和全国25个省市,举办液体辅助供养新方法与知识更新学习班48期,共有来自各级医院的临床医生学员共计3.5万多人次参与学习。

  不过,每日人物在科技部官网上搜索2008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获奖名录时,暂未发现徐礼鲜的科技成果。相关新闻显示,当年获得二等奖的项目共有225项,但公开项目名录只有169项。

  在2009年那篇专访文章的结尾,徐礼鲜称自己正尝试将高氧系列成果推向市场,推动其走向产业化和民用化。

  每日人物在中国专利公布公告网站上查询发现,2010年1月,徐礼鲜将“一种含有高氧的保健饮料”的专利的申请权和专利权转移给了北京世纪恒丰茂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为将这项对外声称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的“特殊环境缺氧防治新技术及应用”进行转化,第四军医大学与浙江世纪恒丰茂发饮品有限公司建立了成果转化合作关系。徐礼鲜在2002年申请的专利也于2012年5月转移给了这家公司。

  工商资料显示,浙江世纪恒丰茂发饮品有限公司是由北京世纪恒丰茂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投资创建于2009年,总投资额人民币1.6亿元。

  2011年11月25日,双方在北京召开发布会,发布了一款高溶解氧饮品,即“氧典TM氧之泉高氧水”。时任世纪恒丰总经理郑跃伟称,生产一瓶氧之泉高氧水需要4个小时,售价定为20元左右。

  郑跃伟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称,“到了2015年,我国主诉健康需求的高端水市场容量将高达1000亿元。”

  2012年底,氧之泉高氧水在第六届中国产学研合作创新大会上获得了“2012年中国产学研合作创新成果奖”,徐礼鲜为首要完成人。

  随后,娃哈哈也开始布局这一产业。2014年2月7日,娃哈哈发布一款名为“娃哈哈富氧弱碱性水”的新产品。该产品主打“补氧”概念,称其溶解氧含量为普通饮用水的6—10倍,人们可以通过消化粘膜渗透方式吸收水中的高浓度氧气。

  国际在线在报道这则消息时透露,娃哈哈集团当时已经在全国10个生产基地完成生产设备调试,首批产品已经开始铺货。

  时任娃哈哈集团总经理宗庆后在发布会上解释了推出富氧水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空气污染加剧,环境质量下降。另一方面是消费者有着希望饮料从解渴升级为健康保健的需求。

  在召开新品发布会的三个月后,娃哈哈集团针对这些质疑发布了一份律师声明。这份声明中使用了徐礼鲜的获奖成果,用以佐证富氧水的“补氧”功效。

  目前,由徐礼鲜的科研项目转化而来的氧之泉高氧水依旧在市面可见。淘宝上的一瓶售价在27元至37元不等。

  如今,生产高氧水的公司却成了老赖,深陷纠纷之中。天眼查数据显示,其背后的浙江恒丰茂发饮品有限公司面临的司法风险有71条。近两年的诉讼案由多为民间借贷纠纷和买卖合同纠纷等,被执行标的总额逾1470万元,均全部未履行。

  每日人物在中国专利公布公告网站上查询发现,徐礼鲜在2002年申请的“一种含有高氧的保健饮料”的专利在今年7月份再次发生了转移。该专利的申请权和专利权从浙江世纪恒丰茂发饮品有限公司转移给了仅成立一年多的浙江氧典饮品有限公司。这两家企业均位于浙江省台州市仙居县埠头镇大庄村。

  某商业网站显示,这两家企业为同一家公司,只是变更了名称而已。每日人物就此致电浙江氧典饮品有限公司,对方未明确回应两家公司的关系,只是称原先的公司已经破产。

  值得一提的是,在氧之泉高氧水获得“2012年中国产学研合作创新成果奖”时,这两家企业的出资人都曾出现在该项目的完成人名单中。

  从2009年徐礼鲜团队的这项科技成果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至今,已经过去十年。这十年里,这一科技成果进行了多次转化,高氧水市场也从无到有。

  徐礼鲜团队对外声称的关于“喝氧”的研究成果显示,口服高氧液可以缓解高原缺氧反应、提高抗缺氧能力及提高心肺肾功能;可以提高运动能力及抗疲劳;还可以对肺损伤起到保护作用。

  但这条产业化道路并不通畅,高氧水所宣称的功效曾多次引发争论。舆论场上,一方面是部分媒体的争相报道,另一方面是专家和民众的不断质疑。

  2014年,时任北京公众健康饮用水研究所常务所长赵飞虹在接受法治周末采访时透露,一定温度下,水中溶解氧气的量是固定的。通过技术手段向水中注入氧气,然后加压封装,的确可以使水中的溶氧大大增加,但是,一打开瓶盖,水就与空气相通,超过该温度下溶解度的氧气,会释放出来。再把水倒到杯子里、喝到嘴里、进到肚子里,留在水中的氧气也就所剩无几了。

  同年,时任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朱毅在接受光明网的采访时解释,人主要是通过呼吸系统补充氧气,喝水补充的氧气微乎其微。深吸一口气就可以吸入100ml左右的氧气,相当于两瓶高氧水中的氧含量。

  朱毅在采访中补充道,日本科学家曾经在正常条件下做过双盲实验,结果显示喝不喝高氧水并没有差异。美国市场之前也曾风靡过相关产品,后被监管部门以夸大宣传涉嫌违规而停止销售。

  除此之外,近年来,国内一些海拔较高的景区成为了高氧水的热销地。随之而来的是高氧水在这些地区的价格乱象。

  知乎平台上,不止一位网友讲述了外出游玩时购买高氧水的经历,这些经历大致相似。一开始导游会先提醒游客接下来要到一个海拔比较高的地方,容易出现高原反应,最好买高氧水。随后出场的高氧水的推销人员,先是讲了许多高原反应的危害,随后强调高氧水可以有效预防高原反应。一瓶500ml的高氧水,售价为100元。

  去年七月,网友曝光青海湟源小高陵地区出售的“高氧水”,价格高达150元一瓶。随后,西宁市旅游局向湟源县政府下发督办通知,要求其对县境内购物场所涉嫌进行虚假宣传、误导游客高价购物造成投诉量居高不下进行普查。不过,湟源县政府对4家供氧站仅仅作了5000元的处罚。

  这款“可以喝的氧”究竟是一次成功的科学转化,还是一次又一次的科学包装?此次国庆期间的旧闻新报,不得不令人打上一个问号。

版权所有:华体会下载首页|手机版app-官网 XML地图 湘ICP备13003809号

相关产品success case